位置导航:首页 > 企业文化 > 
员工艺苑

草堂怀古

发布时间:2019-06-19 18:31:22 来源:本站 作者:周春晖 摄影: 浏览:

打印】 【复制本页地址】 【关闭

    距上一次来成都杜甫草堂已经七年了,一直都想写写关于草堂的事情和对杜甫的敬仰直到七年之后再一次拜谒老杜的流寓。自己在内心里一直有个作家的情结,可现在的职业和作家没有半点的关系,唯一自豪的是有几个小有名气的作家同学和对作家这个职业的敬佩,当然也包括对文学大家的热爱和伟大作品的喜欢,杜甫就是我喜欢的文学伟人之一。

    古代的文人雅士大都有 仗剑游历的嗜好,杜甫也不例外。我估计大部分人所熟知的杜甫是在离乱中生活的杜甫,我也是在中学的课本里学了《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和《三吏》《三别》这些诗后知道了他,对他年轻时候曾经的快马轻裘锦衣玉食的奢靡生活更是一无所知。两次来过草堂之后,就有想进一步了解和写点什么的冲动,通过查阅资料和直观的参观学习,对诗圣就有了些许的了解,知道了年轻的杜甫在多年的漫游历程中结交的李白、高适、李邑和严武等诗坛名流,也为他晚年躲避战乱由陇南入蜀到成都奠定了基础,特别是高适和严武。杜甫就是奔着这两个人才到了成都,就好比当年红军从于都开始长征最后到达陕北的刘志丹和谢子长。

psb (5).jpg

草堂南门入口

    草堂因诗名扬天下,借诗圣而万世流芳,成都也因草堂而文艺范十足。现代诗人、学者冯至曾说过:人们提到杜甫时,尽可能的忽略了他的生地和死地,却总忘不了成都的草堂。这就印证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词,互相成就。文化人想起了草堂就到了成都,老百姓到了成都就进了草堂,自然的就跟在大秦上了一天班回家就躺在客厅的沙发上一样。

    天宝十四年(公元755年)十一月,四十四岁的杜甫以华州军械库库管的从九品芝麻官身份回蒲城省亲,刚进家门就听到啼哭声,原来是小儿子饿死了,悲愤交加的诗人在长安呆了近十年且仕途失意壮志难酬一直郁郁不得志,这时候“安史之乱”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于是便写了著名的宏篇巨著《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留下了“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千古佳句。

草堂柴门人影浮动

    “满目悲生事,因人作远游”,在秦州(今平凉)贫困交加寄人篱下的杜甫一方面思念昔日的好友高适,另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躲避战乱,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过不下去了找伙计去。于是在公元759年冬天,杜甫携家带口入蜀到成都,公元760年春天,在剑南节度使高适的资助下,在成都西郊的浣花溪畔修建茅屋,761年春茅屋落成。一家大小总算安顿不下来了,诗人欣喜之余,写下了《狂夫》这首诗,其中复杂的滋味现在读起来还是让人觉着心酸,从诗中能读出草堂的方位和周围的自然环境,也能读出诗人顽强的生活态度和骨子里恃才放旷的一代诗圣的铮铮风骨。“万里桥西一草堂,百花潭水即沧浪。风含翠篠娟娟净,雨裛红蕖冉冉香。厚禄故人书断绝,恒饥稚子色凄凉。欲填沟壑唯疏放,自笑狂夫老更狂。”

    从公元759年冬天到公元765年在成都的这一段时间,是杜甫晚年最快乐的时光,也是杜甫诗歌创作最辉煌的时光,这期间他创作了240多首诗,其中更是精品迭出,就有《茅屋为秋风所破歌》所吟出的“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这样的千古绝唱。在成都草堂流寓期间,除了好友高适以外,还有一个对杜甫帮助更大的人就是成都府尹严武。严武和杜甫用现在的话说是世交,因其父辈关系好,两人自然是从小相识,严武凭借战功卓著被封为郑国公,虽是一介武夫,也能舞文弄墨,自然和老杜就有共同语言,据说《全唐诗》中录有其作品6首。其中有一首比较有名的诗《军城早秋》,诗中这样写道:“昨夜秋风入汉关,朔云边月满西山。更催飞将追骄虏,莫遣沙场匹马还”。明显的军旅题材的路子,读起来觉得很霸气。严武除了平时吃穿用度支持杜甫一家外,还屡次劝解杜甫在自己的手下做官,老杜盛情难却就在严武幕府任检校工部员外郎,佩戴排鱼袋,大概相当于京官5品。这个严武看起来对老伙计不错,杜甫也稍微的弥补了多年仕途的失意,誰料好景不长,这两人由于性格和地位的原因,一度关系弄得很僵,有一次老杜喝醉了竟然大骂严武不是东西。你说说这个老杜气人不,人家管你吃管你住还给你官作你还这样。呵呵,这就是杜甫,杜甫如果不是这样也不会成为一代诗圣。公元765年,严武暴病而亡,杜甫没有了乘凉的大树,再次走上了流亡的道路。其实早在公元763年杜甫的《闻官军收复河南河北》诗中就可以看出诗人的回乡之意“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这就是很好的佐证。命运多舛的杜甫最终没有回到洛阳的故乡,公元770年,客死在由潭州去往岳阳的一条小船上,享年59岁。一代诗星从此陨落,他在弥留之际,依然不忘劫难中的国家和人民,“战血流依旧,军声动至今”。就是对他忧国忧民伟大人格的有力写照。

    杜甫离开后草堂便慢慢倾毁不存,唐大历年间,被四川节度使崔宁的小妾浣花夫人据为私宅,五代前蜀时期“花间派”著名诗人韦庄仰慕老杜的英名,”思其人而成其处“,便在原草堂的遗址上重结茅屋,到了宋代又得到重修,且在墙壁间嵌了杜甫的画像,形成祠宇,供后代怀念祭祀。此后草堂屡兴屡废,最大的重修有两次,一次为明弘治十三年(公元1500),另一次为清嘉庆十六年(公元1811),这两次的大修奠定了今日草堂的规模和布局,新中国后来的修缮也是在此基础上。

    多灾多难的草堂在民国后期由于地方军阀连年混战,草堂被迫变成了军队的马厩和战地医院,这段时间破坏非常严重,祠宇门窗亭台水榭被毁,楹联匾额文人雅士的墨宝损失殆尽,工部祠内的杜甫雕像常年被风吹雨淋,寺院的老僧不忍看见老杜被风雨浊蚀,就在雕像的头上戴了一顶草帽。新中国成立后的1952年开始全面整修草堂,成立了杜甫草堂纪念馆。经过整修后的杜甫草堂格局和诗人旧居风貌完美融合,建筑古朴典雅,园林造型清幽秀丽,完整的保留了清代嘉靖年间重修时的规制,占地约300亩,成为中国文学史上的一块圣地。2005年在草堂纪念馆东部的楠木林中重修了万佛楼,使成都形成东有崇丽阁,西有万佛楼的风貌,也为杜甫草堂增添了又一道亮丽的风景,形成现在游客们看到的景象。

园林内石桥上一女子经过,莲叶田田

曲径通幽的竹林小径浪漫温婉,故意等到没有游人,生怕破坏氛围

    杜甫草堂是集缅怀先贤和旅游休闲于一体的园林建筑,亭台楼阁水榭回廊在我这个外行看来这些都是古建筑的标配,园内树木苍翠,修竹婆娑,竹林小径幽静浪漫,小桥卧波,流水潺潺,所有的建筑都符合南方园林的建筑风格,唯一不同的就是它的核心部分--茅屋景区。整个景区是1997年根据杜甫诗中的描写结合明代民居的格局修建的,尽力展现诗人故居的田园风貌。房屋茅草做顶,竹篱结网泥浆成墙,门前小院有水井有菜园,院子有棵高大的楠木树遮天蔽日,树下有石桌石凳,据说杜甫每每有好的作品出来就先吟给楠树听,你坐在石凳上闭目歇息,尽管眼前人影浮动,楠树下的阴凉似乎能成就你和杜甫的互动,八月秋高,娇儿恶卧的情景会一一浮现在你的眼前,门前竹篱柴扉溪流环抱的景象你似乎就是到老杜家串门的客人。

    根据杜诗的描写,当年要去杜甫家要经过一段两旁载满花木的小径,杜甫在《客至》诗中写道”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花径的入口有个草堂影壁,”草堂“二字原为康熙皇帝十七子果亲王胤礼所提,民国初年被毁,后草堂寺方丈用打碎的青花瓷残片请泥瓦匠高手镶嵌于影壁上。1958年毛泽东同志来成都开会的间隙参观了杜甫草堂并在此留影。自此以后,草堂影壁变成了代表性景点,参观游览的人大多在此拍照留念,我由于是独游,所以只拍了别人的照片。

游人在花径留影

    杜甫草堂还有三处必去的地方,工部祠、大雅堂和少陵碑亭。工部祠是人们为了怀念杜甫而修的祠堂,因杜甫曾在严武府中做过节度参谋检校工部员外郎 ,故称杜工部,他的祠堂就叫工部祠。宋代诗人黄作上都极度推崇杜甫,以杜诗为宗,所以在清代就将黄庭坚和陆游两人的塑像陪祀在杜甫像两侧,遂成“三贤堂”。堂中有一副楹联“荒江结屋公千古,异代升堂宋两贤,“这副楹联同时也对这两人给与肯定。祠内墙壁上嵌有清代石刻画像和”少陵草堂图“,其中少陵草堂图刻工精细,新中国成立后重新修复杜甫草堂也是跟据此图修复。大雅堂原本是草堂寺的大雄宝殿,2002年修复后重新对外开放,门上匾额”大雅堂“三个字是唐代大书法家颜真卿的真迹,当然这三个字不是颜真卿专门题的,而是后世人们从他的书法作品中找出来的三个字,我觉得若果能请到他为大雅堂题字,估计看在老杜的面子肯定欣然应允。堂内陈列着《诗圣著千秋》的大部分作品、一面巨型刻画杜甫生平的磨漆壁画和12尊古代诗人雕塑。在工部祠东侧,有一座以茅草作顶的亭子,内有一通石碑,镌刻“少陵草堂”四个大字,笔力浑厚,张弛有度,笔姿秀润,也是果亲王胤礼所书。作为茅屋的象征,便成为重要景点之一。

大雅堂前杜甫雕像

少陵草堂茅屋亭碑

    杜甫在诗中自称杜陵布衣、少陵野老,后世人们就称其为杜少陵。他的思想骨子里是儒家的“仁政”思想,“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是他的毕生的追求。现在看来没有实现他的追求,不是他的错,是他的社会角色决定的,我希望未来的文化人不会活的像杜甫一样纠结就好了。